以音乐确立人权的声音──妮娜.西蒙

所属栏目:服务科技 2020-06-17 17:10:08 来源于:http://www.623am.com

妮娜.西蒙(NinaSimone,1933-2003)这位一生从事黑人人权运动不遗余力的天后级歌手,或许没想到在她过世15年后,会与BonJovi、TheCars、DireStraits、TheMoodyBlues以及SisterRosettaTharpe并列2018的摇滚名人堂入选名单。虽说颁奖典礼上,西蒙的哥哥表示她应该会开心,但却也有许多评论家认为,曾拒绝自己的音乐被贴上「爵士」这个标籤、也不希望音乐由白人来专属定义的妮娜.西蒙,或许不见得会特别雀跃;她曾经说:「爵士是一个用来定义黑人的白人名词。我的音乐是黑人古典乐。」在她心目中,如何确立黑人本身应有的传统、翻转目前主流社会白人霸权中的文化位阶,才是最重要的事。

Ain'tGotNo,IGotLife-NinaSimone

本名EuniceKathleenWaymon的妮娜.西蒙出生于南卡罗莱纳州的Tryon镇一个家有八个孩子的大家庭中;从小,她便跟着妈妈在教会唱诗歌,受到了声乐家MarianAnderson的赏识,年纪很小就开始一位名为MurielMazzanovich的钢琴家学习古典钢琴,每天扎实苦练长达八小时,并显现出卓越的演奏天份。十岁时,她在镇上举办公开演奏会,此时西蒙的父母一反当时种族顺位的惯例(非白人者,一律都坐在后排位置),往前坐到了前排的位置,而且拒绝换位到后面,由此可见西蒙对种族平等的概念、以及后来的努力,都和父母的身教大大有关。而她童年时期少有时间结交黑人同侪朋友、又经常出入白人区学钢琴,也奠定了她深刻感受到黑白种族隔离的眼光。

NinaSimone“ToBeYoungGiftedAndBlack”

十七岁时,西蒙先进入纽约市知名的茱莉亚音乐学院(JulliardSchool),在那里度过一个夏天,师事CarlFriedberg,作为申请位于费城、同样着名的蔻蒂斯音乐学院(CurtisInstitute)的準备;此时她的父母也已为此事,举家迁往费城,为她可望成为美国第一位非裔钢琴演奏家的梦想做準备。然而,因为她的肤色与外表,到面试时,她却被拒绝了,出于失望,她决定再也不申请这所学校,同时私下师事学院教授VladimirSokoloff继续深造,并靠着担任伴奏歌手、教钢琴等维生。

1954年时,她为了补贴家用,前往亚特兰大市的MidtownBar&Grill担任歌手,结果在这热闹的酒馆里,西蒙的声名迅速远播,这位兼具歌喉与高超琴艺的年轻女子,能轻鬆边弹边唱出盖希文、柯尔.波特等时下最受欢迎的所有曲目,并以令人讚叹的技巧,将这些流行的歌曲幻化出融合爵士、蓝调、古典乐等多重乐风的全新聆听感受。她那充满磁性的嗓音,情感丰沛的吶喊,伴随看似即兴实则精巧细密的琮琮钢琴乐音,为所有聆听者的生命都注入了奋起的力量。妮娜.西蒙的歌唱才华就此被燃醒,顺势踏上演艺之路,1958年一时兴起,和朋友聚会时录下了盖希文作曲的"ILovesYou,Porgy",更为她带来告示牌排行榜前二十名的荣誉,同年随即在Bethlehem唱片旗下发行了处女专辑《LittleGirlBlue》;然而她却用三千美金把这张专辑的权利卖掉,因此未曾获得经济上的好处,但毕竟妮娜.西蒙的知名度已经打开,1961年,她与曾经担任纽约刑警的白人AndrewStroud结婚后,由先生担任她的经纪人,成立工作室、雇用十多名工作人员,非常有技巧且成功地把西蒙推向世界,在娱乐界大获成功、不仅带来巨大的商业利益、进入国际舞台,也让西蒙成为第一位在卡内基音乐厅举办演奏会的黑人女性,相对于小酒馆的嘈杂混乱,卡内基厅正襟危坐、心无旁骛的听众,为西蒙带来了她最期盼的音乐尊严:听众对表演者的全然欣赏与尊重。

妮娜.西蒙一直认为自己是艺术家,而且是古典音乐艺术家。因此,她也不喜欢爵士这个词,认为是白人强加在黑人音乐头上的说法,她把自己的音乐称为是「黑人古典音乐(blackclassicmusic)」,后来,历经丈夫对她的才华几近压榨的暴量行程、甚至家暴行为等,她在受到箝制与恐惧、但又担心自己的演艺事业脱离丈夫后会无法经营下去的矛盾之中,精神变得愈来愈不稳定、愈来愈焦躁易怒。

NinaSimone:MississippiGoddam

就在这个时候,以1963年的美国南方发生的两起3K党白人恐怖行动为契机,黑人民权运动益发风起云涌,也点燃了妮娜.西蒙内心的革命之火。这一年,秉持白人优越主义的3K党不仅接连攻击手无寸铁的黑人百姓,还暗杀黑人运动的重要人物,西蒙因此写下她的第一首黑人政治歌曲:”MississippiGoddam”(1964),自此积极介入黑人民权运动,在公开场合以音乐高歌黑人主权;而西蒙本身也因为积极参与这些运动,吶喊出内心积压已久的束缚与桎梏,让她感受到自己真正的价值,感受到为黑人同胞争取人权与自由的真实存在。此时,她已从卡内基厅那个在白人娱乐圈中、展现异稟天赋的爵士灵魂女歌手,转为一个真正拥有自我主张的「黑人女性」。

NinaSimone:GoToHell(Live,1968atTheBitterEndinNYC)

儘管政治活动可能会影响西蒙的演艺生涯,但她始终无畏表明政治立场,唱片公司不愿录製她那些充满政治意味的歌曲,”MississippiGoddam”也曾发生过被折断撤回的事件。而马丁路德金恩博士(MartinLutherKing,Jr.,1929-68)与麦尔坎·X(MalcolmX,1925-65)这两名黑人运动领袖也在1965与68年被刺杀,因此激起更大的反弹,妮娜.西蒙在1968年4月7日举办了伟斯伯理音乐节(WestburyMusicFair)献给于4月4日被刺杀的金恩博士,其中她难过得歌唱到嘶哑失声。其他如"IWishIKnewHowItWouldFeeltoBeFree"(1967)、"BacklashBlues"(1968),"Ain'tGotNo,IGotLife"(1968),和"ToBeYoung,GiftedandBlack"(1970),都是她着名的黑人运动歌曲。根据访谈,她认为那是她生命最有活力的几年,因为她被需要、且能为她的种族歌唱。

以音乐确立人权的声音──妮娜.西蒙

1971年,西蒙因为与经纪人、唱片商的不合,税务方面的不清,以及从事种族运动带来的种种争议,离开了美国,后来在1978年回国时因逃税而被逮捕了一阵子(她曾在越战时拒绝缴税了几年),但西蒙依然没有被流行乐界遗忘,她的着名单曲”MyBabyJustCaresforMe”在1980年代的英国,成为香奈儿五号香水人所週知的广告曲。

NinaSimone-MyBabyJustCaresForMe

西蒙曾承认自己的作风傲慢、疏离,也有着某些程度的权威性格,因而获得了「灵魂教母」(HighPriestessofSoul)的称号;她那充满磁性和灵魂的歌声,极具疗瘉效果,伴随着轻盈灵活的钢琴乐音,不知抚慰了多少受伤的心灵,给予许多人们奋发再起的力量。

以音乐确立人权的声音──妮娜.西蒙

Netflix在2015年拍摄了一部关于西蒙的纪录片《妮娜.西蒙:女伶的灵魂》(WhatHappened,MissSimone?),获得2016艾美奖的最佳纪录片,以及2015奥斯卡最佳纪录片提名,除了是西蒙的传记电影外,也简述了20世纪下半黑人运动的历史;的确,妮娜.西蒙的一生,便是一个黑人女性面对生命挣扎、理解自身力量、奋起求生的过程;或许她本人不在乎是否入主摇滚名人堂,但她对音乐、以及20世纪人权的贡献,绝对是有目共睹。

NinaSimone-Sinnerman

相关文章